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超级新人接受大考田馥甄宁当偶像不做文青

发布时间:2019-05-23 21:14:08

田馥甄

上一次专访田馥甄(Hebe),已是一年前的事了。去年,她脱离S.H.E,以“田馥甄”的本名和“超级新人”的噱头,发表了首张个人专辑《ToHebe》。最初的设想是,拿遍各大颁奖礼的“最佳新人奖”。怎奈,这个想法最终落空,但却意外收获了金曲奖最佳专辑和最佳女演唱人提名的肯定。

在一片叫好又叫座的声音中,田馥甄再接再厉,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MyLove》。日前,她出席了由东方广播有限公司为其在沪举办的专辑签售会,并接受了晨报记者的专访。

大牌创作人太喧宾夺主?

“他们只是丰富了我的故事”

没有几个歌手有这样的号召力,能让如此多不同风格的王牌创作者为她所用:李格弟、陈珊妮(微博)、青峰、张悬、陈绮贞……虽然拥有强大的幕后阵容和优秀的曲作词编,但仍有评论认为,要找出最突出的一两首听到舍不得摘下耳机的歌,却无处可觅——这就是堆叠“名牌”产生的不良效应,首首主打首首次打。

“喧宾夺主”四个字让田馥甄觉得有些刺耳,她本想说些什么,突然打住,反问:“你听过没有?你觉得呢?这些都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气氛顿时僵住,“这些歌都是我曾经的故事,我对爱的想法,才会把它放到这张专辑。我在华研十年,我的歌词统筹施人诚从17岁看我到现在,他了解我的心情和个性,会帮我先筛选。所以,我不觉得那是喧宾夺主的,只是他们帮忙我丰富了我的作品。”

声线是否太过单薄?

“情感才是我要表达的东西”

田馥甄在S.H.E中一直唱高音,“只要大家听到有人在背后鬼叫、狂飙的那个,就是我。在自己的专辑里,才终于有机会可以尝试很多不同的唱法。”但是,她从第一张《ToHebe》面世的时候,就存在“声线单薄”的问题,有人说苍白无力,有人说空灵清透,第二张仍然存在这样的争议。“我内心有一块是摇滚女青年,我自己很爱,但我嗓子唱不了撕裂的东西,我清楚地知道,喜好不等于你有能力可以做到”,她自知,但是并不甘心,“我自己在这一行做了十年,譬如说在拍偶像剧,大家不管你的其他东西,只要能三秒落泪,就会说,‘演技好好哦’。在演唱会上,Ella(微博)的低音很稳很好,一飚高音,全场上万人尖叫鼓掌”,她无奈地摊开手,“也许现代人的审美就是这样子,感官受到强烈刺激后就会觉得这很有实力、很棒。但情感才是我诚挚要和大家表达的东西。”

感情是否放太少?

“我已经把歌唱到心里去了”

有些人唱歌就是能直抵人心,有些人总是差了那么一点,那种感觉让人着急:怎么就差那么一点!差那么一点!田馥甄的歌便让乐评人有听完不过瘾的感觉。

倘若说声音单薄是天生的,田馥甄也没办法,但说到她感情不到位,她真的会不高兴,“我个人觉得,技巧已经不是我在歌里面首要琢磨的东西,我要让这首歌唱进我心里面,我需要的就是情感。在《ToHebe》中,我主要是学习怎样安排情感的起承转合,怎么堆叠。第二张不用去做了,我很真挚地在表达。我觉得我的感情很细腻、丰富,很多人问我第一张和第二张的不同,这次我把我的声音放在每一首歌、每一个字上面了,所以我说把爱唱进歌里,把歌唱进大家的心里。如果你有接收到,那我们的心灵就有交集了。”录制献给好朋友Selina的歌《你》时,田馥甄一度情绪波动很大,在录音室哭到锁喉和鼻塞,“我正常来讲,一首歌录两个下午,那首歌我录了三天。

想做文艺青年?

“只想做个有实力的偶像派”

很多评论说,在《ToHebe》中,田馥甄成功在公司帮助下把自己打造成文艺青年。没想到,相比较“文艺青年”,她更接受“剩女”这个头衔。

“我一点都不想当文艺女青年,那是多么累人的一件事。我只想做一个爱唱歌的有实力的偶像歌手。”唱了那么多洒脱情歌,依然是剩女,27岁的田馥甄自言已明显感到有那么一点“被剩下”的感觉。外界以为她是个眼界很高的人,她却说自己要求不高,“我只要求对方指甲剪得干净,心地善良,两个人相处很自在。其实你会发现说往往嫁给的对象,跟你当初设定的不一样,所以,不需要定那些标准,尤其是在我还是剩女的阶段,我更没资格开那么多条件,再定就真的变成老剩女了。”她的爱情观在《MyLove》中昭然若揭,“我们要经过曲折的路口,才懂爱情是什么。在这条路上有一些遗憾和受伤,正是这些东西的积累,让我们知道爱是什么。”田馥甄笑言:“这也是我这个剩女对爱的期盼。”

贵阳最好的治癫痫医院南京男科好的专科医院青海哪家医院治疗性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