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绝世守护 第二十九章 龙越文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8:47

绝世守护 第二十九章 龙越文

少年少女同时睁开眼睛,一双宛若遥远银河中璀璨星辰,另一双犹如一泓泛满柔情的水波,以这个万分旖旎的姿势,四目相对。

“你怎么样,受伤了吗?”龙诗馨心慌意乱,阵脚自乱的味道透体而出。

前世今生,唯有她一人而已,少年的嘴角上扬起一抹温暖的弧度,龙诗馨的好,会压的人透不过气,但又説,恐怕世间所有人都会期盼有这样一份羡煞旁人的羁绊!

“诗馨姐,你出现的如此及时,我又会有什么事呢?”

龙诗馨突然间如释重负,笑逐颜开,青丝三千顺势飘落,遮盖住龙初晨的脸庞。

“那便好。”

一股清新的幽幽发香钻进龙初晨鼻子里,让得少年感叹:这种熟悉的味道,三年了,丝毫没变。

旋即,精神高度紧绷的龙初晨忽然感觉到胸膛前有一团柔软缓缓移动着,舒适惬意油然而生,像是想起了什么,瞬间明悟,不禁产生些许心猿意马之感。

紧接着,意念立刻反转,眼前的少女是龙诗馨,怎么能如此对待,羞耻愧疚的情绪丝丝缕缕涌入心底,少女如果知晓,她费尽心力守护了无数日日夜夜的人,心底竟然潜藏着见不得光的龌龊心思,会有怎样的悲伤呢?恐怕会后悔当年的所作所为!绝对不能容忍,龙初晨忽然很想狠狠的扇自己一个耳光,以此警示,杜绝类似念头的滋生,龙初晨如此想着。

“你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龙诗馨生怕少年受伤,关切询问道。

龙初晨一个愣神,清醒过后,连忙咳嗽两下,装出分外无辜的表情,説道:“诗馨姐,你如果再不起来,我就真的有事了。”有些意外,需要善意的欺骗,美丽的谎言。

龙诗馨闻言,这才注意到两个人的情况,脸色刷的一下,仿佛黄昏过后,遥远天际的红铜色火烧云,顷刻间爬满少女容颜,万分酡红,极致魅惑。

这种应显现在雅尔拍卖场首席拍卖师脸上吸引异性的诱惑风情,此刻完美无瑕地呈现在龙诗馨身上,还真是难得一见,毕竟,少女示人的形象一直是清新淡雅,宛如雪山之巅不与世俗的莲花。

龙初晨见此情此景险些迷失,刚刚压制下蕴含罪恶的念头又有挣脱牢笼的趋势,狠狠摇摇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惭愧之念甩出,诶,狠狠打自己耳光的越来越强了。

搭上少女递过来的手臂,借力起身。

远处,雷宇飞理了理渐有凌乱褶皱的衣衫,语气带上深意与锋利,懒洋洋説道:“两位,舍得起身了,本少突然发现自己的人情味浓郁不少,在这种情形下,还得等你们缠绵温情。”

定在原处的雷宇飞动了,迈着施施然的步伐,悠缓的前进着,不知所故的还以为那家阔少在散心呢?一边走一边贬低着龙初晨,道:“本少实在想不明,你看上这xiǎo子那diǎn了,废物一个,草包一枚,只会惹祸的穷xiǎo子,难道就因为……那张脸。”

不等龙诗馨的回答,雷宇飞自己竟然给出了答案。

“嗯,这个猜测应该不会错了,基本上就是答案,如今,这种女人也多了,好像帝都里那些自命清高,自诩不凡的贵胄娇女们不也同样如此吗?”

一diǎn一diǎn不断接近的脚步,雷宇飞的身影从来没有比这个时刻更加清晰了,龙诗馨也是再无办法了,“任何虚妄在绝对实力面前都要低头”,这也是罗兰大陆脍炙人口的名言。

踏前一步

,强行提起经脉中所剩无几的斗气,酝酿起最后一击,无论如何,不能束手待毙,龙氏家族无论男女,无论强弱,还没有在战斗中求饶的懦夫。

龙初晨微微变色的脸庞上渐渐回归平静,暗自腹诽:“他的耐心还真是…超乎寻常,唯一的妹妹被欺负成这样,竟然还有闲心躲在某个角落里看戏,看来自己之前真是xiǎo瞧他了,有必要重新认识这个目光长远的男人了。”

修长滑腻的双手徐徐抬起,合拢,龙诗馨的表情变得庄严肃穆,仿佛在履行着一项古老而神圣的家族仪式,虔诚,少女此刻模样会让人莫名的想到虔诚。

慢慢的,龙诗馨并拢合什的双手有了动作,节奏虽然缓慢,动作却显露出一股优雅韵意,看上去好像也是一种武技的结印方式,只是与普通武技的结印方式有所不同。

眼底余光扫过,龙初晨脸色猛然一变,居然是家族族规里明令禁止的那个特殊武技,没错,不会错的,她手中结印的术式与禁地密室上的演示图一模一样。

“疯了,她简直疯了。”龙初晨脑海中倏然弹出这个极端想法,绝对不许她用出家族禁用的那种武技,即使暴露出自己费心费力隐藏起的秘密亦在所不惜。

脚下步子刚要动,龙初晨便笑了,抬起头,漆黑如黑曜石般的瞳孔中倒映出一道挺拔不凡的洒脱秀逸身影,轻轻的踏踏脚下步伐,以掩饰之前的xiǎo动作。

超逸身影立于她身旁,伸出手臂,打出一道温润无息的斗气能量,驱散了不断汇聚在少女身周的磅礴澎湃灵气,向前一踏,头也不回,説道:“诗馨,刚刚的举动非常危险,兄长希望那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回。”

龙诗馨俏皮的朝着秀逸背影吐了吐舌头,心中莫名的一松,同时心中不可避免的腹诽心谤:“真是拜服于你,隐藏了许久,你究竟是不是我亲哥啊?”

龙越文没有理会身后二人,目光径直投向因疑惑立于原地的雷宇飞,不卑不亢开口道:“龙越文,是这两个不成材的哥哥,想必,雷少的怨气怒意发泄的也差不多了,容在下将二人带回家族,禀明族中长老,再行惩罚。”

雷宇飞撇撇嘴,看着并肩而列的少年少女,尤其是少年,那种深入人心的波澜不惊,云淡风轻,氤氲淡漠的怒气再次彼此起伏,交错在胸膛。

“如果本少的回答是……不呢?”

龙越文神态伊始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眼睛微微眯起,默默的注视着雷宇飞,然后自唇角处开始缓缓扩散着和煦笑意,道:“这样啊!”

背负身后的手紧紧攥着,不时还会出现微弱的抖动,继续説:“初次见面,闹得不愉快,非在下之初衷,还请雷少重新考虑一次。”

雷宇飞突然间情绪大转,横眉冷对,刻薄尖酸的唇张开。

“本少做出的决定,你没有资格妄加评论,你算什么……东西。”

龙越文勉强维持脸庞上和煦春风般的笑容,背负在身后不时抖动的手立即定格,从紧紧攥着到缓缓放松,再重新握拢。

“既然如此,在下也只有不自量力,向雷少讨教一番了,得罪了,还望雷氏大量海涵。”

抬起头,对接上雷宇飞不屑一顾的骄傲眼神,龙越文犹如春风拂过的笑意在针锋相对中尽数褪去,凝重严谨成为了他此刻的面具。

微风飘过,吹动了在场所有人发梢,那种气氛忽然让人联想到静谧,只是这个词突显不合时宜,果然。

伫立相视的二人,在同一个节diǎn上发起进击。

脚步齐齐踏动,带起阵阵强劲斗气的破空声,尖锐刺耳,在距离一步之际时,两个人同时挥动起紧握成拳的臂膀,迅驰有力,拳头表面浮动缠绕着一层明晃晃的属性之力,红蓝遥遥相对,恍若在呐喊,在咆哮。

咣!

接触在目光期盼中如期而至,如擂鼓敲击的沉闷之音回荡,两拳碰撞相交处激荡起力量潮汐,向外处空间期期艾艾地扩延着,仿佛石块入水般荡漾起层层微波。

这是武者间纯粹力量的碰撞抵抗,没有丝毫花哨婉转,真正意义上震荡人心,diǎn燃热血的时刻。

龙初晨眼中亮如星辰般的光辉一闪而过,平静已久的心似乎已经处于澎湃的前奏,简单直接,激情四溢的战斗总是能呼应人心底深处最想释放的情绪。

虽然仅仅一个回合的交锋,却不得不让人评论出:属于男人间的对决。

两人勇武一击后,力量反震,双双后退,雷宇飞后退了两大步,锒铛而定,龙越文后退三xiǎo步,稳稳站立。

“好,好,好。”雷宇飞连説三声,“看来,多伦城之行没有白走,连遇天骄。”

龙越文温文儒雅望着他,答道:“在雷少面前,天骄,愧不敢当,还得多谢雷少手下留情。”

“少来这一套,本少不吃。”雷宇飞语气冷硬,拒人千里之外,微微一顿,道:“今日龙初晨必死之言,看来不可能如愿了,以往本少确实xiǎo看了作为边陲远地的多伦城了,不过,你们不用得意太早,本少説出的话,迟早会应验,今日,到此为止。”

猝然转身,离去,行至一半时,阴沉的笑声响起。

“哦,对了,xiǎo心你们的家族,已经有人找上本少了。”以阴沉的笑声结束。

宿迁治疗牛皮癣医院
株洲牛皮癣
晋城男科
宿迁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株洲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