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硬气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7:41

二房的媳妇过门还不到两个月,老郭就提出要分家了。

这分家可是个大事情,乡里人一般对这蛮重视。一般都要请堂公伯叔,家门族事,有头有脸,说话算数的长辈来剖断。这开口言谈之前,还要好酒好烟好茶碗酒大席吃了喝了,才跟你搞。不然,哪个跟你来搞这些麻纱事?可郭家却又有些不同,远离家门族事,只孤丁寡户一家住在游湖六队,分家也就没了那般的隆重。也少了诸多的破费。

老郭在说出这般话语之前,还是叮嘱老伴多搞了几个象样的菜,又杀了只鸡,割了斤把肉,于晚上收工回家后,叫来单家另过的大儿子大媳妇,吃了喝了,就说出了这个事情。

大儿子大媳妇听了,也没觉出有个么家不妥当。大儿子大媳妇结婚后,老郭也是这样搞的。

二儿子二媳妇听了,一时竟也接受不了。二儿子还好些,分家不分家,于二儿子也没得个么影响;二媳妇毕竟是姑娘婆婆,心思细些,想法自然就多了些,二媳妇虽已是媳妇了,性子却还是在家做姑娘伢的性子,有个么话,一时也羞于出口了,心中虽有些不悦意,却也不好当面当场发作,只拿一双眼睛看着自家男人,见男人还是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二媳妇忍了又忍,终也没有忍住,二媳妇低着头,未语脸已先羞红,二媳妇细声细气说道,才来,你郎们就这样,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还说我这个新媳妇安不得你郎们。

老郭听了,自是眼睛一亮,觉出了这个媳妇的不凡,比那大媳妇嘴呱呱强多了,但转念一想,大儿大媳也是这样做,老郭还是硬起这个心肠,言说道,你大哥大嫂也是在我面前过了这些日子,我也分出去了。现在到了你们,我也照样照方抓药,我也不厚一个薄一个。再者说了,这老话说的有呃,树大分丫,人大分家,各过各的日子,各扒各的家。

二媳妇听了,心中自是欢喜,面上却还是没有一丝半缕的显现。停了会儿,二媳妇还是担忧地问,外面?

老郭见了二媳妇那样儿,心中自是打鼓,知道这二媳妇是个闷头鸡子,内里用劲的角色,以后,可不能象待大媳妇那样儿,想到么家说么家,还是要把话语想圆圜了再开口,免得到时等二媳妇抠倒腮窝子了,这老脸就没得位处放了,以后有个么家想拿捏一下,就难上难了,现在又听二媳妇这一说,就知道这二媳妇也是个好讲脸面的人,嗯,以后,就朝这脸面上搞了。至于以后自己养老的事情,也只有以后再说了。个乡里人,只要能动,还不要象那鸡子样出去扒了,等到摊到榻上了,也就随他们了,就是叫那猪啃鼠咬,死了死了,也没得个么家了。料定他们兄弟伙的,妯娌伙的也不会叫外人指指甲了。打定了主意,老郭淡然一笑,胸有成竹地答道,这盘古开天地,分家也是必然的事情,哪个还来咸吃萝卜来淡操心啦?即便有这人,这人听了,也只会夸赞你们兄弟伙的,妯娌伙的大度,仁义,没有为了分家搞得一团糟。

老郭这番话语一出,二媳妇自是笑眯了眼,也没得么家话说了。

二儿子这时插话道,那要是有了伢呢?

老郭哈哈一笑,轻松地说,还不叫你姆妈吃亏了。大房的伢们带到三岁,你们的伢也一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以后那粮食可要每月都要给个三四拾斤,以前你大哥也是这样搞的。

二儿子听了,也不好再说个么家了。

大媳妇鼓了多时的眼睛,总想找机会岔个火,好顺便捞个么油水,现在见公公搞的滴水不漏,也熄了火,低下头去,撩起衣襟,专心给妈伢儿吃去了。

一旁的大儿子自是欣喜,见自家女人都泄了气,大儿子也不会去挑事了,大儿子本是个糯性子,一切都随别个盘。但,大儿子也有个宗旨:只要一家人平和,自己即便吃些小亏也没得个么家。至于自家兄弟那边,大儿子也是能远即远,远不了也不得罪,二人面上说是亲兄弟,实则却又不是一个姆妈生的。虽然后姆妈对自己也不拐,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姆妈,心里总觉得疙里疙瘩的。

老伴也不插言,也只默默地收拾碗筷锅盘去了。老伴湖南人,虽和老郭在一起过了二十多年,但那话语,也还是有些听不懂。老伴见自家儿子儿媳平风息浪,老伴也就放心地做家务了。

老郭见了,站起身,手一挥,豪爽地说,以后各家各扒了。说完,走出去上茅厕去了。

这家,也就这样分开了。

晚上,老伴吹起了枕头风。老伴说,坛子里的米,也只够搞一天了。

老郭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地回道,个乡里人,拳头一紧,不随么家都来了?说完,拢住老伴,呼呼大睡了。

老伴轻巧地推了一把,柔声骂道,个老不正经的。说着,打了个哈欠,偎依在老郭的怀里,甜甜地也睡去了。

共 1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老话说的好呀,树大分丫,人大分家,各过各的日子,各扒各的家,老郭给俩小子分家,不偏不向,公平合理,一碗水平端,所以就显得很硬气。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4-04 10:24: 5 问好,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4-04 10:46:20 谢谢。问好了!

贵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广西治疗盆腔炎方法
宜春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贵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广西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