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如果你愛一個人就送他去紐約 因為那里是天堂

发布时间:2019-04-02 04:38:48

Dry Martini,酒精度不低的一款經典雞尾酒,也是不少人摯愛的開胃酒。

在紐約,人們總是習慣在吃飯前先去酒吧喝一杯雞尾酒,之后再前往餐廳吃上一頓好飯,如果時間允許或者氣氛正好,那么晚飯之后再來上一杯雞尾酒也是極為常見的事情。對于這個城市里的人來說,雞尾酒吧的存在就跟咖啡店沒什么兩樣,唯一的區別,可能是兩者的營業時間有所不同。

NoMad Bar 世界第三的雞尾酒吧和米其林三星的食物

對雞尾酒愛好者來說,去紐約沒到NoMad Bar喝一杯,那真的是會讓人痛心疾首。這間紐約排名最高、世界排名第三的酒吧不僅有著出色的雞尾酒供應,同時也有著頂級的餐食——為這家店做食物管理的廚師就是11 Madison Park的廚師。11 Madison Park的江湖地位不必多說,畢竟米其林三星餐廳的稱號也不是白拿,更何況其還曾在世界50佳餐廳的競選中排名第一,想要在這家店吃上一頓飯,排隊那是肯定的,至于時間長短,那還得看運氣,“只要努努力,還是能吃上的”。

NoMad Bar的招牌食物生蠔兩吃,由來自米其林三星餐廳11 Madison Park的主廚打理。

NoMad Bar開在同名的酒店之內,可別以為這酒店真的叫“不瘋(No Mad)”,人家只不過是因為在麥迪遜廣場公園以北的地方(north of Madison Square Park),所以起了這個名字。雖然不是speakeasy風格的酒吧,但要找到NoMad Bar正確的位置卻不容易,因為在酒店的同一層有著3間不同風格的酒吧,而NoMad Bar是在最里面的地方。

整間酒吧的設計相當有復古風格,雙排火車式座位只能容納4個人左右——如果你們都是瘦子的話,那可能可以擠上6個人,并且這種帶有點兒小包廂味道的座位也并不多,大部分人都更愿意站著喝上幾杯酒。

你以為這些人數算是NoMad Bar的客流高峰嗎?錯了,這只是這家酒吧的日常狀態,真正人多的時候,走都走不動。

除了雞尾酒,NoMad Bar的酒單上也有杯賣威士忌。別懷疑自己的眼睛,你看到的“1715”是美元價格,換成人民幣的話,可能需要11500元。

(由左開始,按順時針方向轉動)Aperol Sour,Sakura Maru,Ocha,Pineapple Julep,Sherry Pain Killer和Start Me Up,都是NoMad Bar的經典酒款。

NoMad Bar的酒單簡潔明了,你能夠一目了然地知道自己要點的酒到底用了點什么原料,不管你是不是懂酒,這種做法都可以讓你一下子估摸到自己所點的那杯酒可能的風味到底是什么樣的,“掉坑”的風險大大降低。傳統的經典雞尾酒這里也有,不過更多的是一些經典雞尾酒的變形——業內人常常會把這種做法叫做“twist”,注意,沒有中文翻譯。“現在紐約的雞尾酒趨勢就是這樣,一來是各種經典雞尾酒的 twist ,調酒師會努力降低雞尾酒的酒精度,讓酒變得更加平易近人,”工作就是負責和調酒師打交道的John是Michter s酩帝詩酒廠在紐約的品牌大使,對于雞尾酒的前沿信息相當熟悉,“另一種變化則是會將許多熱帶水果的元素運用到調酒之中,椰子、菠蘿、芒果這些風味濃郁的水果相當受歡迎。”這位完全符合你對于美國人想象的先生還提到了另一點,那就是雪莉酒的熱潮,“你平時很少會在吃飯的時候點雪莉酒,可是在雞尾酒世界里,雪莉酒可是越來越 紅 了,很多雞尾酒都會主動使用風味多樣化的雪莉酒來進行創作,口感也相當不錯。”

Leyenda 在布魯克林區的墨西哥酒吧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布魯克林區曾經是紐約犯罪率相當高的一個地區,這里聚集著相當多的少數族裔,被一些人視為“混亂的源頭”,不過現在,當你走在布魯克林的主路,你會發現這地方還真有點兒北京西城區的意思——馬路都是6車道、8車道的,旁邊的建筑也都是現代而新派的,可當你走到居住區的時候,那些安靜的、帶有明顯英式風格的建筑,會讓你產生一種自己是否回到了英國某個寧靜的小鎮的錯覺。

滿墻的龍舌蘭酒證明了Leyenda的墨西哥血統,看看用來做雞尾酒杯的骷髏頭,是不是有點兒墨西哥亡靈節的感覺?

Leyenda也會提供經典的墨西哥風味小吃,這道玉米片蘸牛油果醬就是暢銷款之一。

開在布魯克林區的Leyenda是一間帶有明顯墨西哥風格的酒吧——它的全稱是“Leyenda Brooklyn Cockteleria”,不過所有去過這家店的人都會親切地稱其為“Leyenda”——酒吧的操作臺后方陳列了非常多的來自墨西哥的龍舌蘭酒。因為早期中文翻譯的問題,人們習慣把“Tequila”翻譯成“龍舌蘭酒”,可實際上,在墨西哥,用龍舌蘭釀造的烈酒有兩種,根據其使用的原料、產地和比例不同,被分為“Tequila”(特基拉)和“Mezcal”(梅斯卡爾),前者使用的是100%的藍龍舌蘭,而后者的要求則寬松不少。

Bottled Paloma,用龍舌蘭酒、西柚汁和西柚汽水調制而成,口感酸甜帶微苦,非常解暑,也是墨西哥當地廣受歡迎的雞尾酒款。

這個粗陶制成的杯子非常不起眼,但卻是墨西哥人用來喝梅斯卡爾(Mezcal)的酒具。在Leyenda,如果調酒師拿出了這個杯子,就意味著他想要跟你喝一杯shot(短飲,一口酒)了。

你可以在Leyenda喝到你所能想到的所有經典墨西哥雞尾酒,也可以嘗試到讓人驚艷的創意墨西哥風格雞尾酒。要是你口感清淡,那么來上一杯bottled paloma,試試看裝在瓶子里的鴿子的味道一定是不錯的選擇,要是想來點兒特別的,那么由pina colada變形而來的horchata colada一定讓你印象深刻,這種用coconut horchata(一種在椰漿里混合上米露和香料制作而成的白色無酒精飲料)調制而成的雞尾酒,可以瞬間讓你轉移到墨西哥或者西班牙的任何一個地方。

The Grill 《廣告狂人》的真實呈現

這不是拍電影,也不是電視劇截圖,而是真實的The Grill餐廳場景。正裝出現在這家餐廳,已經成為了習慣。

毫無疑問,能去The Grill吃上一頓飯,絕對會是你的紐約之行的超高亮點,因為這個需要預約幾個月才能排上隊的餐廳,絕對可以滿足你對于上流社會生活場景的全部想象,也絕妙地還原了“紙醉金迷”、“金碧輝煌”這兩個詞,你完全不必擔心這地方會因為使用了過多的金色元素而呈現出暴發戶氣質,從地毯、餐桌到任何一個細節布置,The Grill都在詮釋著何謂“old money”,如果你實在無法想象這樣的場面,那么趕緊打開電腦,調出《廣告狂人》來看一看,或許就能知道了。

The Grill的酒吧設計相當別致,調酒師們在操作臺內,客人們則坐在吧臺外,既可以良好互動,又可以隨意走動,服務到每一位客人。

這杯用Michter's酩帝詩黑麥威士忌調制而成的經典雞尾酒Manhattan曼哈頓口感順滑,香氣濃郁而層次分明,雖然酒精度不低,但是喝上去卻不會讓人覺得沖。再看看調酒師的著裝,是不是有種復古的感覺?

和許多高級餐廳一樣,The Grill也在店內開設有自己的酒吧,這個方形的酒吧選擇了在內部開設操作臺,這種設計方便了調酒師和坐在吧臺上的客人進行互動,也更容易讓他們了解客人的口味,以便更好地為客人服務。在這里,不管是經典雞尾酒還是創新雞尾酒,調酒師都非常謹慎,這種謹慎的態度不僅表現在他們做酒的精準度上,同時也體現在基酒的選擇上——基本上,能進入到The Grill酒單的酒款,都有著極其出色的品質。

為客人服務自然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失誤,現場烹飪也一樣。這道火焰冰淇淋是The Grill的菜單上非常搶眼球的一道菜,總是會引來人們的關注。

從擺盤上就非常精致的羊排,調味也是相當精準。

甜點也是The Grill不可錯過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這里的甜點并沒有那種不把人甜死不罷休的氣勢,反倒是相當的溫和與可親。

和雞尾酒同樣出色的還有餐廳的食物。趕緊忘了那些漢堡薯條和可樂吧,美國食物并沒有你想象得那么單一。The Grill的食物出品相當出色,不管是海鮮還是紅白肉,在口味的把握上都十分精準,單是一道松露鵝肝就叫人生出一種“此味綿綿無絕期”的感覺,鵝肝豐潤而不油膩,黑松露香氣四溢但不搶鏡,反倒有一種向下生長的盡頭,讓整道菜有了骨架感。順便說一句,The Grill在去年的時候曾經獲評過紐約時報2017新餐廳第一名,要知道,紐約人可從來不管什么米其林三星,他們認可的只有《紐約時報》。

相關Tags:

宝宝发热手脚冰凉怎么办白带多了会怎么样小孩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